今天是
天气预报:
 > 民俗
午尼至尊——林兆恩(连载之十七)
【发布日期:2010-12-02】 【来源:本站】 【阅读:次】

第十六回:自制三纲五常衣 痛斥官场襟带风

兆恩自制了一条布巾,他将其起名为“三纲巾”,又做了一双布鞋,名叫“五常履”。这看似有别于民间常服的穿戴,并非是他要标新立异,率性而为,尤其是他穿的那身衣服,前三幅后五幅是很有讲究的。
一天,兆恩就头戴“三纲巾”,脚蹬“五常履”,身穿“三纲五穿衣”,来到街市上采办日用品,以备远游之需。路上想起前些日子,那位在兴化城城墙边搭草棚卖“正气符”的人主动找到兆恩,哭丧着脸述说起生意每况日下的窘境。言下之意,是想求兆恩去他的草棚里现一现身,让过往的行人都知道,他卖的“正气符”便是兆恩的“原创”。
就在兆恩为这事觉得好笑的时候,岂不知他的这身打扮也让路人感到新奇,一个五十出头的老人,穿得跟演戏的一样,莫非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围观者有几位林氏的族人,不忍袖手旁观,他们推开人群,把兆恩唤至一僻静处,悄声说:“看你下巴上的胡子都一大把了,真不该如此装扮,在大街上让别人看笑话”。
兆恩不以为然,用手攥着那把胡子,反问道:“这一把胡子咋啦?我就是要让明眼人都瞧一瞧,什么是三纲五常”。
族人们知道再谈无益,只好摇了摇头,拂袖而去。
草棚里坐的那位,整个人就像一根会走动的竹竿,一个脑袋光秃秃则好比是秋天没有应到雨水,从枯藤上结出来的葫芦,拉得很长却没有一个正形。他远远地看到兆恩朝竹棚走来,那双戴着两片玻璃的眼睛竟冒出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光芒来。
他远远地就冲着兆恩施礼,腰弯到九十度的时候,真让人担心瘦得像竿子一样的腰会断成两截,回不到原位。兆恩的这身打扮,也让他一时琢磨不透用意,于是,只好耍一脸傻笑地问道:“先生此来,有什么见教?”
“你不是要我来捧场,替你吆喝卖正气符吗?老朽这就来了。”兆恩把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这才让面前的抄袭者把一颗七上八下快跳到喉咙的心,又适时地回到原位。
在草棚的一张案几上,堆着成沓的“正气符”,兆恩随手拿了一张看了一看,说道:“就你写的这两个字,也算是久练到家了,谁还看得出真伪?”
“可老天爷知道呀,要不然咱的符怎么就不灵验呢?”他这话是实情,当许多人从他这里丢下半文钱卖回正气符后,尽乎成了一张废纸,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再来求了。
兆恩心想,这么多已经写好的正气符,弃之不用也怪可惜的,于是,他支应那人拿来笔,挽起袖子便在每张符上加上了三点。这看似不经意的三点落墨,却使得这些正气符有了灵验。
一晃又是几年,穆宗在位仅仅六年,就染病而亡。由年仅十岁的朱翊钧继位登基。此前在东岩山“海日楼”题联的陈经邦作为帝师尽心尽力的时候,从兴化老家传来父亲亡故的消息,为此,陈经邦依制丁忧回家中守丧。
帝师回到故里,那些头上带着乌纱帽的大小官吏们,也接锺而至,名曰是悼念,可谁也都想把陈府当成了攀附前程的跳板,想着法儿与陈经邦扯上交情。
陈府与林府相距不远,陈经邦为回避那些无聊的应酬,常借故往东岩山去喝茶。每遇兆恩,便与之谈经论道,纵横古今。
当谈及于两年前因操劳过度,卒于任上的林润时,兆恩吁声而叹,他说:“润卒时仅四十,便用一口棺材装着给抬了回来,虽沿途皆有人设灵位而跪拜,遮道而哭祭,万民持幡,尽享哀荣,但这一切终不及他直言敢谏所留下的美名长久。”
这天,两人都有生命无常的感慨,兆恩从东岩山回到家里,独自把盏,就着一小碗花生米竟喝起闷酒来,喝着喝着,便有几分醉意,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镜子前,直感到自己的确是老态已显了。
随后,他以画像自赞为题,写道:“余不知天地生人之始也,距今几万岁,又不知天地生尔之形也,距今几个身。一岁复一岁,荀求其故至于寅;一身变一身,身身皆毙却非真。故丹青之所能寄者我之形,而丹青之所不能寄者我之神。尔不言,意何为?肚里好坏惟我知,达则兼善乎天下,穷则修身见于时,若所云三教合一之旨,岂能破万古斯世之疑。方袖方领,见影愧影,索镜按图,吾兮识吾。”
或许是酒性正酣,此时的兆恩意犹未尽,又添笔写道:“自惭七尺一丈夫,非释非道亦非儒。倦来睡一觉,兴到酒数盅,鼎鼎百年内,安用此微躯?尔似我,我似尔,尔我相似分我汝。我与尔也却能忘形体,尔与我也相对没言语。”
想与镜子里的另一个我对白,想借镜子里的另一个我,抒发我心中的块垒,我便我是兆恩的真性情hellip;hellip;
一觉醒来,便闻知大哥兆金回来了,兆恩不用多想,也能猜出兆金突然回来所为何意。他只是觉得好笑,这人一进官场脸皮自然就厚了起来。眼睛里只有官大官小,全然忘了谁长谁幼。
果不其然,兆金是冲着帝师而来的,他不能免俗,是因为他还想在官场能堪此重任。
兆金知道兆恩与陈经邦交情不浅,有意要兆恩传个话,兆恩一开始便以陈经邦乃丁忧在家,不便言及此事加以搪塞,谁知,兆金听后,一脸的不高兴,并以:“死了张屠夫,还能吃带毛的猪不成”相讥。
至于,兆金是如何去陈府拜见陈经邦的,兆恩不想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倒是陈经邦一次与兆恩在东岩山宗孔堂喝茶时,主动打听了一些兆金的事。
兆恩以“风气之趋也,人情之返也,德化凌迟,民风不竟”而叹之。(待续)
(万重山 蔡文俊)

分享至: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