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 民俗
午尼至尊——林兆恩 第十七回:为传道游走四省 宣道统誉满金陵 连载(18)
【发布日期:2010-12-23】 【来源:本站】 【阅读:次】

自嘉靖四十三年至万历七年这十几年的时间,兆恩一有得空,就会去榕城走一走,他或寓寺院,或宿旅馆,行踪飘忽不定。
万历七年春,兆恩前往榕城传教,他先寓居洪塘的金山寺,复入大中寺,后又到南台小住。开府刘思问得悉兆恩在榕城的消息,当即派遣使者拿着侍生帖,到南台去请他。陪同兆恩一同来榕城的门生林君教一见来者手上拿的是“侍生”请帖,接过来仅看了一眼,马上就回掷了过去,并十分生气地说:“吾师非门生帖不受!”
林君教这事处理得旗帜鲜明,但方法尚且欠妥,刘思问可不是等闲之辈,那受得了这等委屈。当使者回到开府,言及兆恩门生拒收请帖的事情后,刘思问勃然大怒,他说:“三教先生如此无礼,非门生不见,那就叫府衙的差役去一趟,将其一干人等拘来。”
差役闻风而动,漏夜就在兆恩所住的地方砸门大喊:“识相的赶紧开门。”
林君教自知自己白天闯祸了,他披衣来到兆恩面前,劝其趁机越窗而逃,暂避一时。林君教说:“世人传言,被开府抓去九死一生。”
兆恩并不着急,他对林君教说:“开府持权按法斩人无数不假,但我有心法,依理并没有做错什么,只要据理力争,料那个刘思问也拿我不会咋的。”
林君教急了,他几乎哭着央求道:“这世上的官府若是讲理,那还叫官府吗?先生切莫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吧!”
当时,跟随兆恩身边的门徒有10余人,有的立场比较坚定,誓与先生同命运,共患难;也有的认为先生这样硬撞硬的与官府作对,无疑是以卵击石。
外面的差役举着火把,扬言里面的人若再不出来,就格杀勿论。那些意志薄弱的门徒,见差役这般嚣张,害怕一旦被刘府抓去有生命危险,纷纷起窗而逃。只剩了林君教和闽清的门徒王兴,表示愿与先生一起生死相随。
兆恩为自己有这样的门徒感到无比的欣慰,他叫林君教掌灯开门,接着又对王兴说:“你们愿和我一起出生入死,定能取胜而归。”
差役并不知谁是林兆恩。次日凌晨,王兴头扎三纲巾,脚踩五常履,身穿三纲五常衣,打扮得象先生一样,在差役的押送下,雄赳赳、气昂昂地前往军门去见刘思问,他横下必死的信念,要与刘思问辩个水落石出,泾渭分明。
王兴从中门进入开府,见到刘思问后,只长揖但不下跪。刘思问见他仰着头,挺着胸,一副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的样子。就问道:“你是三教先生吗?”
王兴摇头摆手说:“我不是三教先生,本人姓王名兴,是三教先生的门徒。刚才军门称我师傅为先生,看来他也非无理之人。”
这话柔中带刚,又让刘思问很受用,所以那剑拔弩张的阵势,瞬间就变得和缓了许多。刘思问也不追究王兴冒姓顶替这档子事了。他支走了立在两旁的差役,把公堂审问变成了接待来访。
刘思问从大堂之上走到王兴面前,招呼王兴入座后,问道:“你家师父说要什么人方可?”
王兴回答说:“要去请师父接见的人,一定要称门生。我师父平日都这样遵守。此前掷回尊贴,非师父本意,乃属门徒林君教所为,我这位师兄素来就有些疯疯颠颠的,但只要见了我师父则神情安定,不见我师父则旧疾复发,你怎能去计较一个旧疾发作人的所作所为呢!”
刘思问听王兴这么一说,心里欢喜了许多,他追问道:“你家师父对求教者,有什么要求?”
王兴见刘思问已没有了怨气,且态度又如此平和,就开门见山地说:“道之本原出于天,岂有传道而不告天之理?具备疏天之辞,是要人发心为善,坚持接受孔门心法,为圣为贤罢,岂有他意。”
刘思问点称是,王兴便取出《告天疏》呈上。
刘思问接过文稿,即时阅读,《告天疏》云:
见疏臣林兆恩谨疏。为依靠天地神灵,以自恐伤,以求无忝所生。窃念臣兆恩弃去举子业,以从事于道,以倡明三教,以归儒宗孔者矣。誓愿自今伊始,如有一念不协——天心而存于心也,即是愧天,即是怍人,即是心死!夫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以其有此心也,心既死矣,又可谓之人乎?惟天其鉴之,以崇降不祥之殛死!臣兆恩无愧也。誓愿自今伊始如有一事不协——天心而见于行也,即是愧天,即是怍人,即是心死!夫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以其有此心也。心既死矣,而可谓之人乎?惟天其鉴之,以崇降不祥以殛死!臣兆恩无愧也。
孔子曰:罔之生也幸而免。兆恩则曰:罔之生也不幸而免。夫心既死矣,而愧天也,而怍人也,不谓之罔之生邪?纵天心仁爱而怜我也,而不崇降我以不祥,而不殛死我也,则彼有识者虽不言,殆将于我乎禽兽之矣。是非不乐乎生也,而彼有识者,将于我乎禽兽之矣,岂非生之不如死哉?臣故曰:“不幸而免。”为此具疏,日日焚——
告,臣兆恩不胜悚栗战惧之至?谨疏。
刘思问拜谨完《告天疏》后,心中的疑虑顿时便消除了,他对王兴说:“我前番持帖请你师父,其实也是慕名之至,想要领教心法,以疗我患足疮,且时烦口渴之疾。”
王兴听后,心想,这官当大了,就喜欢排场,此等小事,何需劳师动众,找个人传个话,也就解决了吗。王兴眼前坐着的毕竟不是小人物,他转而对刘思问说:“此甚易,请以香烛拜天,我既可替师父传授之!”
刘思问叫人备下香案,净手后自己拈香拜天帝。
王兴传授了一会儿,刘思问口里就生津液,足痛也觉得稍有减轻。他长叹一声,对王兴说:“病不用药而药在吾身,疮不待医而医在吾意,尊师心法,灵验如此,吾岂有不拜服你师傅之理。”
王兴回到南台,对兆恩详说起去开府的事,并转达了刘思问对他的崇敬之意。兆恩听后自语道:“九序心法”面世已三十余载,可惜知其妙处的人甚少,用其妙法去病疗心的更是寥寥无几,实属我未周全此事。”
通过这场风波,兆恩决意要走出去,让自己的主张和围绕“心”这一本体展开的“九序心法”为大众所用。
是年的三月,他经武夷山欲去武当山,因遇洪水便滞留在江西的万年,令兆恩想不到的是他一路上受到许多人的追捧,民众执贽瞻礼者云集,所到之处均礼待有加。
其后,他经豫章(今南昌)辗转到湖北,安徽等地,民众见他犹如“高山仰止”,夹道相迎,意在一睹这位现世圣人的风采。就在他一路风光无限的时候,传言有人借兆恩门徒之名,在金陵(现南京)谋取私利。这事非同小可,兆恩临时改变行程,转道朝金陵而去。
六月二十一日抵金陵,居朝天官西山道院,经打听此前的传闻并非虚妄之言,前一阵子,确有人打着三一教的旗号,在金陵胡作非为,敛财骗人。为挽回不良影响,消除民众的疑虑,兆恩转居城外的普惠寺,命余芹在金陵广发消息,言明他已在金陵,并通过置立义学,开课讲道等方式,让大家对三一教有一个更全面了解,金陵曾为帝都,兆恩此行不但化解了一场有损三一教声誉的危机,且拨云见日,让他誉满金陵。(待续) (万重山 蔡文俊)

分享至: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