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话说“门当户对”
【发布日期:2018-08-22】 【来源:本站】 【阅读:次】

□蔡占奎


自古以来人们讲究“门当户对”。年轻时对这个词没有概念,或是没当回事,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加,渐渐感觉“门当户对”是有道理的。

“门当”与“户对”最初是指古代大门建筑中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门当,原本是指在大门前左右两侧相对而置的一对呈扁形的石墩或石鼓。户对,则是指位于门楣上方或门楣两侧的圆柱形木雕或雕砖,由于这种木雕或砖雕位于门户之上,且为双数,有的是一对两个,有的是两对四个,所以称为户对。根据建筑学上的和谐美学原理,大门前有门当的宅院必有户对,所以二者常常被同呼并称。又因为门当、户对上往往雕刻有适合主人身份的图案,且门当的大小、户对的多少又标志着宅第主人家财势的大小,所以,门当和户对除了有镇宅装饰的作用,还是宅第主人身份、地位、家境的重要标志。在现今,这样的门当、户对很少见了,人们已经忽略了其原来的意思,“门当户对”逐渐演变成社会观念中衡量男婚女嫁条件的一个成语。

虽说自古人们就讲究“门当户对”,但实际上很多婚姻是门不当,户不对。首先,皇室的婚姻就很难门当户对,因为一个国家皇室是独一无二的,再也找不到与之对等的家庭,除非与周边国家皇室结亲,这在欧洲那些小国比较容易实现,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这样的结亲就比较难。公主与周边的匈奴等部落结亲是为了安抚他们,是为了边境安宁,那叫和番,是下嫁,公主们身心付出巨大代价,与皇子们上战场浴血奋战保疆土是同等道理。

历史上有很多婚姻、嫁娶的记载。《史记·五帝本纪》:“于是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这是说尧帝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了舜,以观察舜在家里的所作所为;让九个儿子与舜交往,以观察他在社交方面的处世为人。这段记载还说:“尧二女不敢以贵骄事舜亲戚,甚有妇道。”尧的女儿叫娥皇、女英,那时并非没有尊卑,但娥皇、女英不敢因为自己出身高贵就傲慢地对待舜的亲属,很讲究为妇之道。这桩婚姻明摆着门不当户不对。尧是帝王,而舜只是有潜力的普通人,帝王一下把两个高贵的女儿嫁给了一个普通人,虽说尧是在考察舜,但真有点“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狠劲,像是赌一把,这大概是门不当户不对最早的记载。

现在不少国家保留皇室,皇室是一个国家的象征,因此皇室的婚嫁引人注目。前不久报道日本皇子娶平民姑娘为妃,而轰动世界的是英国王子查尔斯娶平民女儿戴安娜的婚事,戴安娜不仅深受英国国民爱戴,也受到全世界关注,羡煞了多少少男少女。戴安娜与查尔斯1981年完成世纪大婚,1996年离婚,1997年出车祸香消玉殒,她这一生那么美过,被那么多人爱戴,但婚姻却是不幸的,她为爱节食过,在查尔斯面前自残过,却从未靠近过查尔斯的心。查尔斯曾告诉他的一位密友说:“你知道,卡米拉是我在这个偌大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查尔斯心里只有卡米拉,与戴安娜离婚后,又与卡米拉结婚。是不是卡米拉破坏了查尔斯与戴安娜之间的关系,不得而知。

现今社会虽说也讲究门当户对,但实际并非如此,太多情投意合的男女,家境、经济条件等差别悬殊,但他(她)们不顾世俗的眼光,不顾家庭竭力反对,勇敢地走到了一起。你不得不佩服这样的执着,他(她)们中大部分经过磨合,能完美走完人生,可其中部分人被信誓旦旦的爱情冲昏头脑,婚后苦不堪言。爱情不是婚姻,不是生活,婚姻是婚姻,生活是生活,只有经过生活考验的婚姻,才是成功的婚姻,婚姻生活会让人变清醒。

我认为,门当户对是指婚姻当事人双方家庭的财产、文化层次等达到平衡或稍有差别的一种关系,这里着重指出是当事人家庭,而不是当事人自己。婚姻当事人在各自的家庭,成长环境、文化层次、受教育程度、脾气秉性、兴趣爱好等大相径庭。但如果门当户对,婚姻当事人通过磨合,思想认识趋同,或取长补短,这样的婚姻比较容易维系。而如果一方家境殷富、社会地位很高,另一方经济拮据,也就是我们说的“门不当户不对”,这样家庭差别悬殊的婚姻当事人,婚后会出现想象不到的冲突。除一些生活琐事冲突外,他(她)们最大的冲突是思想境界和对事物认识的巨大差别,如果不能提高自己的思想意识并彼此适应和容忍,悲剧的发生是迟早的事,查尔斯与戴安娜的婚变是不是这个原因?

倘若把婚姻看成一个天平,这个天平能否平衡是有很多因素的,既然“门当户对”是指婚姻当事人双方家庭,那么“门当户对”则只是这个天平平衡的先决条件,是婚姻平衡的其中一只砝码,但不是最大的砝码,最大的砝码其实是当事人自己。我曾经看过一个案例,一个农村青年入赘到一个富裕的家庭里,时间长了,丈母娘越来越看不惯这个农村习气未脱的女婿,免不了说三道四。这个女儿肯定也是感觉他们之间的差距在拉大,婚姻是需要经营的,女儿不会经营自己的婚姻。农村青年长期受到羞辱,忍无可忍的他举起屠刀,造成悲剧。我要说的是,这个青年不能提高自己,增强才干,改变自己,加强自己的适应能力,最终被社会淘汰也是难免的,退一步讲,或许他不该进入那样的家庭。但是,穷小子娶富家女不乏成功的例子,历史上最成功的莫过于司马相如的故事。司马相如是西汉武帝时一个穷困潦倒的文人,而卓王孙是当时西汉首富,在家里的仆人就有八百人之多,可见他的商业帝国得有多大规模!卓文君是他的女儿。司马相如通过他县令朋友的引荐,去卓王孙家做客,卓文君精通音乐,在门缝里偷看,司马相如弹了一首《凤求凰》引逗卓文君,这样的琴声大约只有他们二人听得懂,通过丫环的牵线,卓文君与司马相如连夜私奔。《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记载:“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与驰归成都。家居徒四壁立。卓王孙大怒曰:‘女至不材,我不忍杀,不分一钱也。’”这是说司马相如与卓文君连夜回到成都,司马相如家里穷得“家徒四壁”。卓王孙羞耻女儿的做法,却不忍心伤害她,但一分钱也不给她。

后来,司马相如的文章得到汉武帝的欣赏,应诏入朝,官至中郎将。在出使西南路过蜀地,太守到郊外迎接,县令用弓箭开道,卓王孙与当地的土豪王孙牵着牛,担着酒奉承、交欢司马相如,卓王孙喟然长叹,觉得女儿卓文君嫁给相如太晚了。列传记载:“卓王孙喟然而叹,自以得使女尚司马长卿晚,而厚分与其女财,与男等同。”司马相如的故事不外乎证明婚姻天平的平衡,最大的砝码是自己。

在经济社会的今天,人们重视“物质”,这本身无可厚非,谁不想生活好点呢!卓文君慧眼识人,为她的勇气与智慧叫绝。现今也有这样的女性,她们不为钱财,不为短暂的虚荣,一心追求自己理想的爱人,这样的女性看似冲动,其实并不简单。现在有这样一种看法,那些要彩礼才结婚的女性,实际是要求不高和容易满足的人,而那些不要车不要房的女性才是可畏和受人尊敬的,她们的理想是更大目标。这样的女性往往受到良好教育,受到优良家庭熏陶,其实是卓文君现代翻版,但愿她们达到自己的愿望。

现今的“门当户对”,不只是针对婚配双方的家庭状况,更多是指婚姻当事人间爱好的平衡、健康的平衡、知识的平衡、性格的平衡、认知的平衡、境界的平衡等,但最重要的是思想精神的平衡。如果你们的婚姻已经是门不当,户不对,那么应该如何相处,做到夫妻和顺呢?婚姻当事人必须头脑清醒,婚姻家庭需要诚心经营,这种经营还需要智慧。

现代人除讲究平衡外,更会用辩证的方法看待问题,门当户对也好,门不当户不对也好,这只是一种表象,都不是绝对的,绝对的是你自己的能力与处理问题的方法!

分享至: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