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大儒朱熹访师求学莆田“南夫子”(上)
【发布日期:2020-09-30】 【来源:本站】 【阅读:次】

俞宗建

 

南夫子林光朝像、 《林光朝像赞》陈俊卿撰

·朱子六十一岁 自画像


 

:《朱熹事迹考》作者高令印先生认为,19746月在福建建瓯发现的朱熹石刻画应该是现存朱熹对镜写真以自警的早型

 

1161年暮春三月,朱熹胜日寻芳泗水滨——莆田,作《春日》《观书有感二首》等

 

俞宗建著《朱熹半亩方塘考》

 



1161年暮春三月朱熹在福建莆田黄石谷城山西麓国清塘濯缨亭(观书亭)作《观书有感二首》

 

 

 

中国文化史上有两位里程碑式的大儒,一是孔子;二是朱子。著名历史学家蔡尚思曾提出东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泰山位于山东,武夷山在闽北,朱熹十几岁起就居住在武夷山下。蔡尚思先生这句话的意思:在中国文化史和教育史上影响最大的,前推孔子,后推朱子。

陈来在《朱子其人其学》中云:

孔子(约公元前6世纪),是中国文化史上第一个集大成式的人物。孔子之后又经过了大约1500年,到了宋代朱熹(11301200年),他对孔子之后的儒学又进行了总结,既有继承,又有发展。所以,朱熹(朱子)可谓是中国数千年文化史上的第二个集大成式者。

明清之际的黄宗羲在《宋元学案》中评述朱熹的学术体系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广大就是规模宏大,精微就是内容精细,综罗百代就是说朱子对中国历代诸子的全面综合。

其实,在朱子综罗百代之中,就有一位年长朱熹十六岁的先辈师儒、南宋著名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先生。朱熹谓公(林光朝)为后学所观仰者,曾慕名拜见求学,收获颇丰,影响深远,令其念念不忘。  

林光朝其人其学

林光朝,生于1114年,卒于1178年,福建莆田人,字谦之,号艾轩,谥文节,世称南夫子

中国史书及历代名家评南夫子林光朝对闽中理学的贡献和影响:

《宋史》载:南渡后,以伊、洛之学倡东南者,自光朝始。

据《宋史》卷四百三十三列传第一百九十二载:林光朝,字谦之,兴化军莆田人。再试礼部不第,闻吴中陆子正尝从尹焞(和靖)学,因往从之游。自是专心圣贤践履之学,通《六经》,贯百氏,言动必以礼,四方来学者亡虑数百人。南渡后,以伊、洛之学倡东南者,自光朝始。然未尝著书,惟口授学者,使之心通理解。尝曰:道之全体,全乎太虚。《六经》既发明之,后世注解固已支离,若复增加,道愈远矣。孝宗隆兴元年,光朝年五十,以进士及第。

    南宋名相陈俊卿作《林艾轩祠堂记》载:莆虽小垒,儒风特盛。自绍兴以来四五十年,士知洛学,而以行义修饬兴于乡里者,艾轩林先生(林光朝)实作成之也。先生学通六经,旁贯百氏,蚤游上痒,已而思亲还里,开门教授,四方之士,抠衣从学者,岁率数百人,其取巍科、登显仕甚众。先生之教人,以身为律,以道德为权舆,不专习词章为进取计也。

南宋著名诗人刘克庄《兴化军城山三先生祠堂记》载:自南渡后,周(莲溪)、程(二程:程颢、程颐)中歇,朱(熹)、张(栻)未起,以经行倡东南,使诸生涵咏体践,知圣贤之心不在于训诂者,自艾轩(林光朝)始。

朱熹门人陈宓《艾轩集旧序》载:林光朝学通《六经》,旁贯百氏,发而为文,森严奥美,精深简古,不事雕琢,下视骚词,为他人数百言不能道者,公(林光朝)直数语雍容有余,所谓清庙朱弦,一唱而三叹者也。  

一、林光朝道最高,名最盛,于时犹为先辈,在世时号称南夫子

林光朝约于淳熙四年(1177年)《与杨次山龟山之孙》书信云:某(林光朝)授徒三十年。林光朝最早在其诞生地福建莆田合浦里珠墩(今秀屿区东峤镇珠川)村之蒲弄草堂讲学,后又受其族叔林回年之延请,到林回年创办的黄石红泉义斋(红泉书院)、谷城山松隐岩精舍、谷城山西麓国清塘林回年所构横塘别墅门前观书亭(濯缨亭)等地讲道,至1163年考中进士,林光朝在家乡授徒先后达三十年。四方之士,抠衣从学者,岁不下数百人。在昔隆、乾间,士之师道立,艾轩(林光朝)于时犹为先辈,号南夫子”……

据南宋理学家林希逸在《鄱阳刊艾轩(林光朝)集序》曰:艾轩先生道最高,名最盛,而后最微。先生在时也号南夫子,于经于道,超悟独得。若此,与孔、颜旦慕之避。

在昔隆、乾间,士之师道立,浙东莱吕氏(吕祖谦)、建晦庵朱氏(朱熹)、湘南轩(张栻)、江(西)象山陆氏(陆九渊)、莆田艾轩林氏(林光朝),皆以道师授并世而立名者也。艾轩(林光朝)于时犹为先辈,号南夫子”……

《艾轩先生文集卷之十》《谥议》:四方之士,抠衣从学者,岁不下数百人,时论翕然有南夫子之号,而吾党之士识与不识,皆以艾轩尊之。

明代莆人探花林文《红泉讲道序》:南渡后,周、程中辍,朱(熹)、张(栻)未起,学者贸贸焉,伥伥焉,无所取正,或沦于异端之归。吾族祖回年公深为之,惟以族子艾轩(林光朝),励志圣贤之学,足为学者宗。乃建义塾于水南之红泉,延艾轩为师,岁捐谷千余石,以赡学者。时四方从游者,以数百计,卓然有南夫子之称。其学笃意践履之实,不专于训诂之攻究,极性之微,不专于科举之文,故及门人出而仕者,皆能建勋立业,为朝之名臣。退而处者,皆知迪德蹈义,为乡之善士。东南者,翕然化之,此所以为艾轩之教也。

二、朱熹胜日寻芳泗水滨——莆田,聆听南夫子林光朝讲道

莆田因郑露、林蕴、林藻、欧阳詹和大儒林光朝等历代名贤大力弘扬儒家思想和理学之风,文风大振,遂有海滨洙泗”“海滨邹鲁之誉称。诗人朱熹以泗水滨誉称莆田,因莆田被誉为海滨洙泗。莆田自然景观、人文景观荟萃,诗人故有无边光景一时新”“万紫千红总是春之感慨。林光朝开创中国理学史上赫赫有名的红泉学派,南宋著名理学家林用中(择之)、林亦之(网山)、刘夙(刘宾之)、刘朔(按:二刘分别系南宋著名诗人刘克庄祖父、叔祖父)等皆为其高足。

据明代邑人探花林文在《红泉讲道序》中载:吾莆自郑露讲学于南湖,在唐则吾祖(林)蕴、(林)藻、欧阳詹读书于泉山。至宋,艾轩(林光朝)讲道于红泉,由是文风大振,遂有海滨洙泗(海滨邹鲁)之称,其盛矣哉。艾轩林光朝授徒讲学以来,儒风振起,洛学广传,一时莆田有海滨洙泗之称。

笔者在《朱熹半亩方塘考》中考证:朱熹一生过莆十多次,其中第七次时间为116011月下旬至1161年暮春三月,朱熹胜日寻芳泗水滨游学莆田,追随南夫子林光朝,聆听其讲道期间作《群仙书社记》《归乐堂记》《倡学祠堂题壁》《曾点》《伐木》《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九首诗文。

钱穆《朱子新学案》35—36页载:《曾点》《春日》《春日偶作》《观书有感二首》此数诗大体均在绍兴辛巳(1161年)春。

朱子之前困学数年,至此(1161年春)乃有豁然开朗的感受。  

三、朱熹年轻师事大儒、著名理学家南夫子林光朝

南宋理学家林希逸云:在昔隆、乾间,士之师道林立,艾轩(林光朝)于时犹为先辈,在世时号称南夫子

刘克庄《艾轩集》旧序中评云:“先生(林光朝)乾、淳中大儒,国人师之。刘克庄云:以言语文字行世,非先生意也。先生(林光朝)乾、淳中大儒,国人师之。朱文公于当世之学间有异同,惟于先生(林光朝)加敬。于时朝野语先生不以姓氏,皆曰艾轩。淳熙间曾为天子讲《中庸》,玉旨嘉叹,擢置近侍。刘克庄称其为道学渊源,为文精深简古,学力既深,下笔简严,高处逼《檀弓》《穀梁》,平处犹与韩(愈)并驱。  

林光朝曾给朱熹传道授业解惑,并对朱熹经学思想影响巨大,令其念念不忘。  

据南宋黎靖德《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二,收录朱子给门人沈僴一则语录:

这道理易晦而难明。某(朱熹)少年(年轻)过莆田,见林谦之(林光朝),方次云(方翥)说一种道理,说得精神,极好听,为之踊跃鼓动!退而思之,忘寝与食者数时。好之,念念而不忘……”。   

朱熹在莆田什么地方听林光朝、方翥讲道,为之踊跃鼓动?”“林光朝给朱熹说什么内容呢?

据朱熹门人德辅记载,(朱熹)云:在兴化南寺(莆田南山广化寺)见艾轩(林光朝)言曾点言志一段,,自释音作字,此是物各付物(实事求是)之意。

某(朱熹)云(问):如何见得?艾轩(林光朝)云:曾点不是要与冠者、童子真个去浴沂风雩。只是见那人有冠者、有童子、也有在那里澡浴底(的)、也有在那里乘凉底、也有在那里馈饷馌南亩底。曾点见得这意思,此谓物各付物。艾轩(林光朝)甚秘其说,密言於先生(朱熹)也。(钱穆《朱子新学案》第四册,收录其评南夫子林光朝解经云:此条甚见风趣。艾轩亦当时学人,其解经如此,亦见当时风气。附录于此,以见朱子之功在当时,以及于后世之一斑。

朱熹在莆田南山广化寺聆听林光朝讲道,又当面请教疑问,如一对面语,林光朝密言于先生(朱熹)也。朱熹有感而作七绝诗《曾点》,又为莆田南山广化寺湖山书堂作七绝诗《倡学祠堂题壁》。

据宋代诗人余谦一《城山三先生祠堂告艾轩(林光朝)文》载:

我有师儒,号南夫子,非国非乡,实天下士。道在太虚,书留天地。考亭(朱熹)东莱(吕祖谦),之所严事(师事)。

    南宋邑人余谦一先生曾在黄石红泉书院就读,所以言我有师儒,号南夫子,其又明确记载言考亭(朱熹)和东莱(吕祖谦),曾之所严事南夫子林光朝。”“严事师事:拜某人为师或以师礼相待。  

据俊偕汝华谋曰:先生(林光朝)尝同晦翁(朱熹)讲道(按:116011月下旬至1161年暮春三月,朱熹游学莆田,追随林光朝聆听其讲道)以齿则兄,以道则友。晦翁(朱熹)固道学渊源,先生(林光朝)亦道学名派,一方而名天下,称南夫子”(林光朝)无异词。  (未完待续)

分享至:
打印】  【关闭